__叶白__

嗨这里是叶白,人懒文渣,主萌的是柴圈UY、FU和GU,赛尔的话就是盖雷莱修all布,杂食党一枚。

异能pa

烂尾注意

第四棒

暖色的枫叶点缀在令视野变得朦胧的秋雨中,淅淅沥沥地降下寒意,枝杈摇晃着,枫叶被水珠击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街道上只有两排的树木和亮着橙黄灯光的屋子。他不顾被淋得湿透的衣服,在雨中追着青色的小龙,试图用还很微弱的暗影能量击落它,直到它哀鸣一声卡在那片火红中,剧烈的挣扎只是令树枝摇晃的更加厉害。他用暗影能量轻巧地拨开树枝,小龙扇动翅膀从树上落回他的肩上,发出不满的咕噜声。本以为在这样的雨天,孩子间的嬉戏玩闹永远不会结束,只有雨雾和灯光陪伴着他们。直到家的方向传来一声枪响。他匆忙调转步伐,心底传来战栗和恐惧,像是预感到了某个可能的未来。青色的小龙跟在他后面,急急地叫着。待他们气喘吁吁地停在家门口时,血已经流上大街,雨还在下着,掩盖着刺鼻的血腥气。大门敞开,墙壁因为异能对轰而开满了大大小小的缺口,勉强撑起了天花板。披着斗篷的陌生人贯穿了他血亲的身体,厉声质问着,隶属于某个组织的异能者哈哈大笑着踩在尸体上。父亲还在挣扎,在伴侣和孩子的尸体旁对着掐着他喉咙的仇敌露出誓死不从的悲怆神情,坚毅眼瞳渐渐消散。他蜷缩在一截破碎的墙壁下捂住嘴,压抑着歇斯底里的尖叫和反胃。那双在古井无波的表象掩盖的红眸充斥着狠戾,冷冷地命令下属往家具和地板倒上油,将燃烧的火柴投下。然后将还粘满血的双手隐在宽大的袍袖中,将血与水甩在一地狼藉中离去。火在屋檐下燃烧着,浓浓的黑烟将他熏出泪水,喉咙哽咽着,甚至发不出声音。直到忽长忽短的警笛从远处响起时,他才如梦初醒般在某个记忆中的角落翻出一本被浸泡发软又被烤热的册子和一小包金币,小小的身影一咬牙,在闪烁的红蓝车灯映照到这片曾被称为家的废墟前消失在了城市灰色的烟雨中。命运露出了它那狰狞爪牙,残忍地撕裂了他本该充斥着温情与感动的少年时代,用温热的血和漫天寒雨将他的心浇筑得千疮百孔。雨停了,仇恨的焰从灰烬中探出了芽。
像是全世界都在寻找不明入室抢劫纵火案的幸存者伯恩,而这个留着黑色短发,肤色白净的男孩已经在那场大火中连着灵魂一同灰飞烟灭,从格雷斯警方的视线中淡出。几年后,名为布莱克的青年在兰特的推荐下进入了邪灵,在展现出强大的黑暗异能与对黑暗之水及其契合的体质后一步步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邪灵二当家,威斯克的一把手。在异能与黑暗之水的强化下,他成为了令地下世界闻风丧胆的暗杀者,以肩头的小龙·和身边能量凝结而成的夜魔之球为标志,象征着日益壮大的邪灵组织。在布莱克的领导下,邪灵很快发展壮大,垄断了整个格雷斯地区的毒品市场。当然了,明眼人都清楚暗地里是威斯克操控,所谓突然出现的二当家不过是个傀儡罢了。完全服从命令的杀手,以及所谓“天塌下来他扛”的负罪者。这是名为卡修斯的少年对他的评价。然而因为被怀特的家人遗弃而在格雷斯街头混迹多年的卡修斯从未将自幼年起就开始训练他异能的黑衣大哥哥和那位目光阴沉的暗杀者联系到一起,他只记得当得知他异能中的乾坤反转属性和那半个暗系时那位大哥哥眼底闪过的那抹惊喜以及之后他对自己提供的庇护。因此,他得以在地下世界成长为一名足以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异能者。当他第一次听闻二当家的事故时,他无可避免地将记忆中的那抹身影与其重叠,他依旧坚信那位大哥哥不是坏人,尽管通缉令已经贴满了格雷斯的街头。与之同时,被邪灵视为弃子的污点证人证实了黑暗之水侵蚀及控制异能者的传言。当所有人叹息这样一位异能者却成为邪灵的提线木偶时,卡修斯却恍然醒悟了布莱克的用意。果然在不久后的某个夜晚,布莱克乘着凉爽的晚风来到了卡修斯的小屋,向他挑明了自己在邪灵的身份。两人通过暗系异能的联系将黑暗之水的能量转化成自身的异能,然后直捣邪灵总部的据点。威斯克古井无波的红眸点燃了布莱克的怒意,他歇斯底里地质问对方为什么夺走他的家人,而银发的恶魔面无表情地接下他毫无章法的攻击。同为暗系的异能在狭小的空间对撞,一发双重暗影对上了黑暗无边,两人皆被对方击伤。但很快,似乎很轻松地,他的愤怒裹挟着力量将面前的人击成碎片,在他眼前消失。待到他冷静下来,体内仿佛翻江倒海般紊乱,无法完全转化的黑暗之水在体内横冲直撞,逼迫他呕出喉头的腥甜,眼前一片朦胧,似乎有什么黑色的影子在办公室里飘荡。直到门外卡修斯说了什么,他才压下体内的不适,用染血的唇吐出安慰人话语的清冷声音,然后强迫自己翻找出所需的文件。布莱克在卡修斯眼前沉默地一把火点燃了总部,对他说了声走后又在昏黄的路灯下突兀地停下来,看着正在从窗口冒出滚滚黑烟的房屋,苍白的面庞隐在斗篷下,看不清神色。没有想象中的大快人心,也没有所谓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心里像是压上了一块磐石,沉甸甸的,将他拽入深渊。他燃烧了自己的未来,自己有血有肉的生活,只为祭奠过去在威斯克铁爪下死去的家人。而此时的场景,却与烙印在灵魂的那一幕重叠。无言中,他们回到了布莱克的临时居所,各自洗净身上的血迹。布莱克问过卡修斯是否继续跟着他,而奶白发色的少年坚定地点了点头。
在交出足以使这个昔日巨人般的帝国覆灭的证据后,他和卡修斯以无罪之身加入了雷霆守护局的特别行动队,在那里与来自赫尔卡的雷伊、比格的盖亚及天蛇的缪斯成为了生死相交的战友。在邪灵覆灭后,新的地下势力以惊人的速度崛起,迅速扫荡了邪灵在格雷斯和其他地区的残渣。不论政策有什么改变,社会中的黑暗总以不同的形式存在着,总有一群人将自己隐在光背后的影中。他们骨子里怀着对光的渴望,却在直视光明时被无法得到的温暖狠狠刺伤。直到几年后,布莱克才调查清楚关于威斯克的一切。面对铺天盖地的笔记和文件,他深深地叹气,悲哀与心痛交缠在心头,爬满了他的全身心。邪灵本不是某个组织的名字,而是威斯克的家族,以及光明守护者世世代代的仇敌。世世代代的恩仇从未停止,同为黑暗异能的家族,却因为一族向往光明,而另一族却沉于黑暗,也许开始只源于一些无关痛痒的误会,但却彻底点燃了矛盾的引线。而他,身为光明守护者的末裔,却沾染了黑暗。他早已不是那个单纯的伯恩,争议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就一直伴随着他。他不像其他四人,毕竟通缉令曾经贴满大街小巷,不论是日常的任务还是在上司眼里都不被认可。他与威斯克虽然身为对立者,却在某种意义上有些同病相怜。他虽明白威斯克并没有那么轻易地死去,却也没有继续向他复仇的动力了。没有人知道,黑暗之水虽然被卡修斯的异能中和,却依旧在侵蚀他的身体。也许这世世代代的纠缠,早该停止了。

在某次单独任务过后,他筋疲力尽地走在昏暗的小巷里,体内异能又在翻腾,能量纠缠着令他险些晕过去。直到某个白发身影出现在面前,依旧是那双古井无波的红色眼瞳,只不过眼底略带了些笑意,为他用相似的黑暗能量治疗伤口。他望向旭日正在升起的天空,尽管身体依旧疼痛,但他多年来终于觉得,光明与黑暗已经不再对立。


反正布殿生日快乐啦

下一棒 @三吧啦吧啦爆炸的太 

评论(1)

热度(7)

©__叶白__ | Powered by LOFTER